html模版新聞中心
互聯網將置我們於死地?這幾天,本人在工作上網時遭遇瞭“黑客”:信息丟失、被修改,電子郵件也收不到瞭。

像本人這樣遭遇黑客,隻不過是討厭而已。用不瞭局域網提供的電子信箱,那麼就用其他網站所提供的公共信箱好瞭。遭遇病毒,多買幾個好的殺毒軟件,勤快升級勤快殺毒,也就是多花些人民幣與時間就是瞭。而這些,或許這就是我們用互聯網與計算機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然而,沿黑客與病毒的工作原理深思下去,我覺得互聯網還有遠比病毒與黑客更可怕的東西!黑客與病毒對於互聯網用戶的危害,還是非常顯性的東西,雖然CIH病毒能破壞你計算機的硬盤,雖然黑客能窺視你機器裡的秘密,但是這些危害還不是從一開始就是有預謀與有組織的,他們實際上隻是單個單個地危害沒有采取保護措施或暫時還沒有什麼有效保護措施的用戶,但是病毒與黑客畢竟總可以找到制服它的方法。而另一類現在沒有付出水面、但是明顯可以感覺到的十分恐怖東西,已經由黑客、病毒等等現像告訴與顯示給我們––這貴賓狗飼料推薦就是我們可能並不是互聯網與計算機繫統的主人,它們的主人除瞭黑客以外,它們真正的主人是它們的設計與提供者,而它們存在與使用的最大價值就是徹底摧毀運用它們的所在國傢的互聯網與信息安全!

從互聯網的誕生看,實際上就是美國為謀求自己國傢軍事信息安全而發明它的。當時美國軍事部門設想,將來美國軍事指揮繫統萬一遭到毀滅性打擊,能用什麼捕撈美國信息指揮繫統安全的救命稻草––重新恢復自己的軍事指揮繫統並作出快速反擊?於是在瑪爾濟斯飼料美國就誕生互聯網的雛形,後來美國對它又有進一步發展,並逐步應用到科研與民用領域。

由於互聯網的推廣使用,現在這根對於國傢軍事信息安全來講將來可能十分需要的稻草,不僅美國軍事部門撈到瞭,世界上所有的軍事大國也可以同樣撈到瞭。所以互聯網於軍事的本來意義,等於是大傢打瞭一個平手,回復到一個新的平衡。但是回過頭來看一看、想一想,美國為什麼會在全世界大推廣特推廣互聯網不怕敵國與自己在這一點上打平手呢?作為一個抱“國傢利益高於世界整體利益”近乎執著狂的國傢,美國在互聯網這一點上怎麼如此慷慨豪爽甚至過分熱情的要求全世界分享?我認為美國這樣做具有雙重原因,也可以說美國在這個問題上具有雙重陰謀。

第一重原因或陰謀是,美國推廣使用互聯網技術,可以使它獲取人類有史以來最為巨大的利潤。由於隻有美國壟斷互聯網、計算機核心關鍵技術,它可以因此獲取以任意高額的壟斷利潤。這是美國向全世界不遺餘力推廣打造與使用互聯網的經濟動力原因。對於美國推廣互聯網、計算機等信息高科技技術的目的與手法,本人在《繁榮與虛腫––我國電腦、網絡、移動通信熱診斷》(註)一文中已經作瞭較多的論述,現不重復。

第二重原因與陰謀是,美國運用其壟斷的計算機與互聯網技術黑箱,在全世界各個角落廣佈信息傳感器、建立情報收集網,廣佈信息反應器、建立全球信息控制繫統。這就是美國敢於主動打破互聯網信息技術隻能嚴格應用於軍事的控制,不怕世界軍事大國應用互聯網於軍事領域從而建立一種新的平衡的原因。由於隻有美國掌握其核心技術,美國掌握的核心技術完全可以使互聯網與互聯網上的計算機隨時按照美國的要求任意變形與變性。微軟WINDOWS軟件與INTEL的計算機中央處理器中為什麼要設置一扇扇“後門”與一個個漏洞,這第二重陰謀纔是真正的原因。

現在這些計算機軟件與硬件中“後門”有的被發現並被堵死,但是所有的後門都能不能被發現與堵死,我認為誰也不能保證。按照本人的觀點,隻要你用別國提供的核心硬件與軟件設備構築本國的互聯網並與別國相連,別國可以在那些硬件與軟件中設置千萬個隨時可為他們洞開的後門,而這些後門你能發現的可能還不到其中的1%甚至更少。

我之所以這樣認為,是因為互聯網本身就是一個開放的繫統,聯到互聯網上的每一臺計算機都是一個信息吞進並吐出的節點,這個節點吞吐信息是根據一定的指令按照一定的程序進行的,而給計算機指令的人,不僅是計算機本地的操作者,還可是遠程的操作者(民間的這些操作者叫“黑客”,官方的這些操作者就是信息情報收集部門),而這些程序可以接受的輸入指令與相應反映並輸出信息方式,除瞭其中有一種是公開與確定的供所有用戶共同使用,其他的指令與信息輸出方式則可以對其他人來說是千變萬化、神秘莫測的,對計算機硬件與軟件初始設計者來說則是他們安置在全世界各個角落的間諜,隨時可用特定的秘密方式提取這些計算機中的所有信息。對於用戶,互聯網上的計算機表面上是一個按照用戶指令操作的白箱繫統,實際上是一個同時按照黑客與計算機繫統設計提供者指令操作的部分灰箱實際是黑箱的繫統;對於黑客,互聯網上的計算機繫統則是一個灰箱繫統,因為他們比一般用戶掌握與瞭解計算機繫統的更多秘密;對於計算機繫統的提供者,互聯網上的計算機纔完完全全是一個的白箱繫統,他們如何運用互聯網操作這些他們設計與提供的計算機,完全可以神不覺鬼不知。

不僅在提取互聯網上計算機所有計算機上的信息上,計算機繫統提供者易如反掌,計算機硬件與軟件設計提供者甚至還可以用這些提供別國的計算機軟硬件設備完成更為驚人與可怕的工作。這就是在最關鍵時刻,徹底改變計算機表面為主人所控制的偽裝,通過互聯網將對方計算機直接變為自己的信息攻擊武器:篡改計算機中的對方的指令與數據,或者激發計算機繫統中潛伏的致命性程序,使為對方服務的互聯網絡完全變為聽自己調度的信息攻擊網絡。這種網絡完全變性的情況,並不是神話。

由此看來,我們的社會是需要黑客並應該真誠感謝黑客的。如果沒有黑客們孜孜不倦地搜索互聯網計算機中的後門與漏洞,我們就不會意識到互聯網與計算機繫統中已經隱藏的可能更深與更可怕的預謀與陰謀;如果沒有他們制造的計算機病毒,我們就不會意識到互聯網上會也有種種威脅,我們就不會產生計算機與網絡的防範與安全意識。

要運用互聯網與計算機,又要保護國傢信息安全,我們應該怎麼辦?除瞭有關國傢安全的重要信息不能與國際互聯網有物理接觸外,最重要的是,中國必須全力以赴開發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計算機、互聯網的關鍵核心信息技術軟硬件,隻有以自己的頭腦與技術武裝自己,纔能有安全保障可言。而現在中國所運用的互聯網與計算機,可以說可能全是美國的政治經濟軍事領域的多重間諜兼為中國用戶服務的雇傭軍。將來世界一有戰事,中國要與他國打信息戰,我最擔心的是,我軍所用的這些雇傭軍與間諜直接倒戈,瞬間之內就置中國軍隊於死地!

石讓【關閉窗口】

貓罐頭推薦B4BC5953F69239F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接納一切的醜陋

s7y0z8rn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